二祖慧可大師在弘法時,有一天來了一位約莫 40 歲的在家居士,前來拜見二祖。

二祖問他:「你從何處來?來這裡做什麼?」

這個身染痲瘋病的在家居士說:「我來皈依和尚學習佛法。」

二祖說:「你病成這個樣子,又髒又邋遢,如何學佛法呢?」

這位身染怪病的居士卻理直氣壯地說:「我雖染病,但我這種病人的心,與大和尚您的心有何不同呢?」

二祖一聽,覺得這個人外表雖不起眼,根性卻犀利,大有來頭,不是普通人。

二祖兩眼看了看他,這位求法者便向二祖問道:「弟子身染痲瘋,請和尚為我懺罪!」

二祖說:「將罪拿來,我為你懺。」

居士一聽,沈默良久,說:「我找不到『罪』在哪裡。」

二祖說:「我已經幫你懺罪完畢,今後你要依法而住。」

居士感慨地說:「今日得見和尚,已知道什麼是『僧』的真實義,但我仍然不知道什麼是『佛』,什麼是『法』?」

二祖說:「是心是佛,是心是法,法佛無二,僧寶亦然。」意思是說,我們的本心是佛,本心也是法;證道後,色身成為聖僧(佛的應化身),三身成就,三身其實是一身,也就是報身佛、法身佛、應化身佛三者合一,一身具足「佛、法、僧」三寶。

這位居士聽了,馬上領會佛法奧義,說道:「我今天才知道,罪性不在內,不在外,不在中間,如其心然,佛法無二。」

二祖認為他是佛法龍象,為可造之才,在當年 3 月 18 日,於光福寺為他剃度,並賜法號「僧璨」;自此他的病就逐漸好了。

僧璨大師隨侍二祖兩年,二祖就把衣缽法脈傳給了祂,成為中國禪宗三祖。

僧璨祖師的來歷,沒有資料可考,沒有人知道祂的姓名,也不知道祂出生何地。

二祖傳法給祂後,囑咐祂隱居深山,不可馬上出來行化,否則性命不保。因為當時菩提流支的徒弟要殺害達摩祖師的後代傳人。

二祖又告誡僧璨大師說:「當有國難來臨,曝光太早,恐有殺身之禍。」

三祖問:「師父,您既然可以預知,就請您詳細告訴我吧!」

二祖說:「不是我預知事情的發展,而是達摩祖師曾經傳下來一本《般若多羅懸記》,上面這麼記載:『心中雖吉外頭凶』,我推算一下時間,應該就是指現在。我們要好好思量祖師的話,不要輕舉妄動,以免丟了性命。但是我自己有過去累世的宿債,這一世要去面對(指二祖後來在獄中被毒死之難),祢就好好去吧!等待時機成熟,再出來弘法不遲!」

僧璨大師

禪 宗 第 三 十 祖
中   華    三    祖

僧燦大師

 

古今中外,從事教化人心的聖賢志業,常會受到無知眾生喪失理性的摧殘。在闡揚真理的過程中,聖者屢屢遭致無情眾生橫加無妄罪名的磨難阻撓,這好像是先知先覺者的宿命。

翻開歷史,我們可以清楚地看到,禪宗的歷代祖師宗師們,只要是真正得到佛心印心、佛法真傳之法脈祖師或一代宗師,都是非常辛苦、非常艱難地為了傳遞法脈、弘揚正法而為法忘軀。

因此,在禪宗法脈的傳承史上,一代宗師是否飽經各方嫉妒、毀謗或打壓,甚至被暗算、謀殺,就成為檢驗並衡量是否為貨真價實的「明師」(非名師)的一種尺度。說來真是荒唐且無稽,但卻是千真萬確的事實。

其主要原因,就是眾生無明,加上禪宗的祖師、宗師都是證道聖者,其得到佛的證量又是無相實相,而外在的色身又與一般眾生無別,用肉眼來看,誰會認得他的內在靈性其實是真正的佛菩薩?除非是真正有修行根基的人!

眾生不能瞭解佛的智慧,沒有佛的知見,更看不見佛菩薩內在的聖潔光明。聖者應化來到世間,慈悲救世,反被世人無明攻擊誣陷、毀謗傷害、污衊抹黑,但聖者們卻仍然自在泰然、安忍不動、默默地弘法依舊,怎不令人感佩?這些為宣揚真理、拯救地球眾生而受難的先知先覺者,在歷史典籍的記載中,尤以禪宗歷代祖師宗師為最。


(尊重版權,轉載請務必註明出處)


- 禪宗歷代祖師的苦難‧「真理的受難者」

 

推薦閱讀Recommend


禪宗歷代祖師的苦難系列:遭外道誣陷的釋迦牟尼佛(一)

禪宗歷代祖師的苦難系列:禪宗第二十八祖菩提達摩祖師(一) 

禪宗歷代祖師的苦難系列:禪宗第二十九祖慧可大師(一)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真理的受難者‧妙天禪師宗教事件論述

真理的受難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