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陀有一次來到拘利城說法,城主就是世尊的岳父-耶輸陀羅王妃的父親善覺王。當時,善覺王對世尊很不諒解,他認為世尊捨棄他的愛女而出家修道,是個拋家棄子的負心人,故而心生憤恨。

善覺王下令城中百姓,不得供養僧團,沿途也對僧團橫加阻攔,公然妨礙僧團的托缽,甚至想要驅趕世尊和僧團離開拘利城。

世尊對善覺王的無禮並不生氣,反而告訴善覺王說:「我並非拋棄國家、父母、妻子,您對耶輸陀羅有兒女之情,我完全能瞭解;但我把世界當成我的國家,所有人類都是我的父兄妻女,因為我是具足一切功行福慧的證道覺者,宇宙和我一體,我的慈悲及於一切眾生。」

「您雖是城主,但百姓們有行功立德的權利,不應橫加阻攔。個人善惡業要自己承擔;人都有離開世間的一天,但善惡業卻時時跟隨。」

可惜佛陀如此慈悲地循循善誘,卻不能令善覺王有所領悟,仍然拒絕了世尊及僧團。

善覺王阻礙佛陀弘揚正法是世間重罪,不能當下悔悟的結果,立刻就受到因果報應的懲罰,善覺王七天之後就暴斃身亡了。

這對世人是個警世的故事,經云:「謗佛者必墮無間地獄」;對於佛陀正法的弘揚者,或是正法的教義,切勿毀謗或阻礙,因為這是世間重罪。

釋迦牟尼佛


佛陀當時的弟子中,具王子身份的出家眾共有 7 人,其中一位是世尊的堂弟,名叫提婆達多,他是世尊親族出家者中,唯一背離世尊的人。提婆達多生性具有野心,他跟隨世尊出家後,不在身心上內修清淨法,卻一心向外,想要在名利上謀得更多的名聞利養。受到這種邪惡野心的驅使,讓他想篡奪世尊在教中的領袖地位。於是他懷著陰謀及險惡的心,潛伏在僧團中等待機會。

他在佛陀的僧團中,學會了神通法,以神通迷惑了當時的阿闍世太子,令阿闍世太子皈依了他,即使後來他因心生邪念而喪失了神通靈力,阿闍世太子依然對他非常恭敬。

當提婆達多準備背離世尊而另立門戶時,阿闍世太子在王舍城附近,為他建築了富麗堂皇的僧院,並供養僧院一切物資所需。提婆達多利用這些物資供養,迷惑了許多無知的人到他的僧院,連世尊座下不明是非、修行不堅定的弟子,也有些人依附了過去。

提婆達多在擁有自己的僧院後,又興起了殺害世尊、以奪得教中領袖地位的荒誕念頭。他以金錢買通了八名惡漢,要他們去行刺世尊。

這八名惡漢來到佛陀修行禪定的地方-耆闍窟山欽婆羅夜叉的石窟中,他們雖然滿懷殺念,但一見到世尊光明而莊嚴的法相,立刻被世尊的八千威儀所震懾、感動,而失去殺意。他們萬分愧疚、懺悔地丟棄手中的刀刃,伏跪在世尊座下,皈依了佛陀。

世尊的弟子們在這件行刺事件後,拿起了棍棒與禪杖,想要保護世尊;但世尊說:「佛陀的生命,不是用人力可以防護的;若你們用武力對抗武力,不是究竟的辦法,那不是修行人應有的作為。面對挑釁要有所準備,佛陀早就準備好了,一切安心,你們先讓自己的心清淨下來才對。」

眾弟子聽了世尊的開示,非常感動,見到佛陀鎮定灑脫的氣度,都佩服得五體投地。
 

古今中外,從事教化人心的聖賢志業,常會受到無知眾生喪失理性的摧殘。在闡揚真理的過程中,聖者屢屢遭致無情眾生橫加無妄罪名的磨難阻撓,這好像是先知先覺者的宿命。

翻開歷史,我們可以清楚地看到,禪宗的歷代祖師宗師們,只要是真正得到佛心印心、佛法真傳之法脈祖師或一代宗師,都是非常辛苦、非常艱難地為了傳遞法脈、弘揚正法而為法忘軀。

因此,在禪宗法脈的傳承史上,一代宗師是否飽經各方嫉妒、毀謗或打壓,甚至被暗算、謀殺,就成為檢驗並衡量是否為貨真價實的「明師」(非名師)的一種尺度。說來真是荒唐且無稽,但卻是千真萬確的事實。

其主要原因,就是眾生無明,加上禪宗的祖師、宗師都是證道聖者,其得到佛的證量又是無相實相,而外在的色身又與一般眾生無別,用肉眼來看,誰會認得他的內在靈性其實是真正的佛菩薩?除非是真正有修行根基的人!

眾生不能瞭解佛的智慧,沒有佛的知見,更看不見佛菩薩內在的聖潔光明。聖者應化來到世間,慈悲救世,反被世人無明攻擊誣陷、毀謗傷害、污衊抹黑,但聖者們卻仍然自在泰然、安忍不動、默默地弘法依舊,怎不令人感佩?這些為宣揚真理、拯救地球眾生而受難的先知先覺者,在歷史典籍的記載中,尤以禪宗歷代祖師宗師為最。


(尊重版權,轉載請務必註明出處)


- 禪宗歷代祖師的苦難‧「真理的受難者」

 

推薦閱讀Recommend


禪宗歷代祖師的苦難系列:遭外道誣陷的釋迦牟尼佛(一)

悟覺妙天禪師講述印心佛法蒙受法難始末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真理的受難者‧妙天禪師宗教事件論述

真理的受難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小雅
  • 原來連世尊在世都有弟子被外道所迷惑
    妙天禪師面對法難和弟子的背叛時的寬容慈悲和世尊的表現真的都是一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