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祖將衣缽傳給六祖後,神秀大師便黯然地離開了東山寺,輾轉來到中原江陵當陽山的玉泉寺。

就在弘忍大師圓寂後,四眾弟子也大都匯聚到這裡,跟隨神秀大師。而隨著神秀大師受到當朝皇帝延攬為國師,一時間也聲名大噪,此時五祖門下弟子便形成了「北宗神秀,南宗慧能」的局面,「南頓北漸」的兩系禪學也因此成形,兩系教化盛行,影響流佈全中國。

然而,學佛者大都不明瞭「頓漸」的旨趣何在;六祖解釋說,佛法只有一種,但學佛者有快慢之別,快者為頓,慢者為漸,所以會有頓漸之說。但此一說法聽在神秀弟子耳裡,反而認為是在貶抑北宗的人因遲鈍而慢悟,部份未開悟的弟子於是憤恨在心。

其中一位神秀的弟子便自作主張,用錢收買了一名刺客張行昌,要他去曹溪取慧能的首級;若能奪取祖師袈裟帶回,則賞金加倍。

於是張行昌趁著夜色昏暗,來到六祖禪房。微光中,見六祖正端坐禪定,張行昌潛入禪房,走到六祖身旁,從懷中抽出刀來,對著六祖頸項正要砍下去時,卻見六祖將頭向前一伸,露出後頸,欲讓張行昌砍個方便。

張行昌被這景象嚇到手軟,大刀雖已出手,但力道已微弱許多。更神奇的是,大刀雖已落在六祖頸項上,卻不見一絲血痕。張行昌又再砍一刀,仍不見六祖頸項有任何傷害。張行昌見狀,知道六祖不是凡僧,立刻跪於六祖座前,祈求六祖饒恕。

此時六祖起身說:「正劍不邪,邪劍不正;我只欠你錢,不欠你命。」說罷取出一袋銀兩給張行昌。

但張行昌祈求六祖收留,他願意出家跟隨六祖修行,以彌補自己的殺業。六祖以「放下屠刀,立地成佛」開導並度化了這一位以殺人為業的罪人。

張行昌後來剃度為僧,法號志徹,並受六祖的教誨而大徹大悟,六祖稱讚他是名符其實的「志徹」了。

禪宗六祖慧能大師

禪宗第三十三祖
中  華   六   祖

慧能大師

 

古今中外,從事教化人心的聖賢志業,常會受到無知眾生喪失理性的摧殘。在闡揚真理的過程中,聖者屢屢遭致無情眾生橫加無妄罪名的磨難阻撓,這好像是先知先覺者的宿命。

翻開歷史,我們可以清楚地看到,禪宗的歷代祖師宗師們,只要是真正得到佛心印心、佛法真傳之法脈祖師或一代宗師,都是非常辛苦、非常艱難地為了傳遞法脈、弘揚正法而為法忘軀。

因此,在禪宗法脈的傳承史上,一代宗師是否飽經各方嫉妒、毀謗或打壓,甚至被暗算、謀殺,就成為檢驗並衡量是否為貨真價實的「明師」(非名師)的一種尺度。說來真是荒唐且無稽,但卻是千真萬確的事實。

其主要原因,就是眾生無明,加上禪宗的祖師、宗師都是證道聖者,其得到佛的證量又是無相實相,而外在的色身又與一般眾生無別,用肉眼來看,誰會認得他的內在靈性其實是真正的佛菩薩?除非是真正有修行根基的人!

眾生不能瞭解佛的智慧,沒有佛的知見,更看不見佛菩薩內在的聖潔光明。聖者應化來到世間,慈悲救世,反被世人無明攻擊誣陷、毀謗傷害、污衊抹黑,但聖者們卻仍然自在泰然、安忍不動、默默地弘法依舊,怎不令人感佩?這些為宣揚真理、拯救地球眾生而受難的先知先覺者,在歷史典籍的記載中,尤以禪宗歷代祖師宗師為最。


(尊重版權,轉載請務必註明出處)


- 禪宗歷代祖師的苦難‧「真理的受難者」

 

推薦閱讀Recommend


禪宗歷代祖師的苦難系列:禪宗第三十三祖慧能大師(一) 

禪宗歷代祖師的苦難系列:禪宗第三十三祖慧能大師(二) 

禪宗歷代祖師的苦難系列:禪宗第三十三祖慧能大師(三)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真理的受難者‧妙天禪師宗教事件論述

真理的受難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