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婆達多見行刺世尊之計未得逞,又再苦思謀害世尊的計謀。

有一天,世尊和阿難尊者行經耆闍窟山的山腳下,正巧被提婆達多知悉,他就在山上備妥了巨石和石塊,待佛陀經過時,奮力一推,只見巨石夾著石塊奔騰而下,阿難受到驚嚇,一時竟忘了世尊的安危,自顧自地迅速奔逃避開。

而世尊雖見此景,卻一派氣定神閒,不急不徐,安然不動。神奇的是,巨石竟從世尊腳下及身旁彈飛而過,絲毫未傷及世尊。

待阿難回神過來,趕緊慌張地向世尊問安,世尊說:「不必慌張,用暴力及陰謀想要危害佛陀,那是不可能的。要危害我的人也自有因果,不必與他計較,不要記掛於心。我們修行人面對危險,更不能慌亂,要有臨危不亂的定力。」

阿難聽了世尊的開示後,覺得自己因慌亂而未能保護世尊,心中難免有些羞赧,但世尊的這番開示,卻讓他在修行上獲益良多。世尊臨危不亂,從容面對危機的態度,值得後世修行人參悟及效法。


灌醉象群 計殺世尊

佛陀弘法,利益眾生,但卻不斷有人想要害死祂;調達與阿闍世王即是一例。

他們兩人狼狽為奸,設計毀佛。阿闍世王通令全國百姓,當佛陀前來行化時,不得供養佛陀。

當佛陀與五百羅漢住於耆闍崛山中,調達教唆阿闍世王去請佛陀入城接受供養,入城時,先把 500 頭大象灌醉,再驅使醉象衝入城內,企圖把佛陀一干人等踩死。

象群


阿闍世王依計而行,佛陀應邀於中午與五百羅漢入城,未料突然醉象瘋狂呼嘯而出,民宅牆壁被醉象衝撞,悉皆毀損,城內百姓嚇得半死。

醉象們衝向世尊面前,佛陀不得已,便顯神通,舉起五指化出 5 頭獅子,同聲俱吼,震動天地,醉象畏威伏地,不敢舉頭,佛陀方免被害。

阿闍世王及臣民見狀,莫不驚肅感服於佛陀的大威德力。世尊徐行入殿,至殿上與眾羅漢用罷午餐後,阿闍世王慚愧地跪在世尊面前懺悔,因自己一時無明,聽信讒言而興作逆惡,乞佛慈恕。阿闍世王因懺悔罪業,最後得到了救贖(見《法句經》)。

而被無明收攝的提婆達多,謀害世尊的計謀不止一端,可說是三番兩次地欲奪世尊性命。

但沒有提婆達多的兇惡,便不足以凸顯世尊的偉大佛格;他愈是謀害世尊,信奉皈依世尊的人,愈是與日俱增;提婆達多反因多行不義,勢力日趨黯淡,後來有人說他失蹤了,其實他是遭到謗佛謗法的因果業報,墮入了無間地獄。

提婆達多戕害佛法獲致惡報,殊為後世者殷鑑。 

古今中外,從事教化人心的聖賢志業,常會受到無知眾生喪失理性的摧殘。在闡揚真理的過程中,聖者屢屢遭致無情眾生橫加無妄罪名的磨難阻撓,這好像是先知先覺者的宿命。

翻開歷史,我們可以清楚地看到,禪宗的歷代祖師宗師們,只要是真正得到佛心印心、佛法真傳之法脈祖師或一代宗師,都是非常辛苦、非常艱難地為了傳遞法脈、弘揚正法而為法忘軀。

因此,在禪宗法脈的傳承史上,一代宗師是否飽經各方嫉妒、毀謗或打壓,甚至被暗算、謀殺,就成為檢驗並衡量是否為貨真價實的「明師」(非名師)的一種尺度。說來真是荒唐且無稽,但卻是千真萬確的事實。

其主要原因,就是眾生無明,加上禪宗的祖師、宗師都是證道聖者,其得到佛的證量又是無相實相,而外在的色身又與一般眾生無別,用肉眼來看,誰會認得他的內在靈性其實是真正的佛菩薩?除非是真正有修行根基的人!

眾生不能瞭解佛的智慧,沒有佛的知見,更看不見佛菩薩內在的聖潔光明。聖者應化來到世間,慈悲救世,反被世人無明攻擊誣陷、毀謗傷害、污衊抹黑,但聖者們卻仍然自在泰然、安忍不動、默默地弘法依舊,怎不令人感佩?這些為宣揚真理、拯救地球眾生而受難的先知先覺者,在歷史典籍的記載中,尤以禪宗歷代祖師宗師為最。

(尊重版權,轉載請務必註明出處)


- 禪宗歷代祖師的苦難‧「真理的受難者」

 

推薦閱讀Recommend


禪宗歷代祖師的苦難系列:遭外道誣陷的釋迦牟尼佛(一)

禪宗歷代祖師的苦難系列:遭謗佛謗法的釋迦牟尼佛(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真理的受難者‧妙天禪師宗教事件論述

真理的受難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天商
  • 歷代禪宗祖師的慈悲心,是對廣大眾生的愛.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